每公诉完一起案件,我都在心里问自己很多次:被告人认罪了吗?被害人得到了心理慰藉吗?他们对我作出的起诉或者不起诉决定满意吗?草草结案,一诉了之,是工作中我无法容忍的结果-国内热点新闻
点击关闭

王某案件-每公诉完一起案件,我都在心里问自己很多次:被告人认罪了吗?被害人得到了心理慰藉吗?他们对我作出的起诉或者不起诉决定满意吗?草草结案,一诉了之,是工作中我无法容忍的结果

国足vs日本首发

仔細看完案卷,我發現王某因為當年的同案犯都已經不在人世,覺得死無對證,於是百般抵賴,說自己是被那三個人冤枉的。案件一時陷入僵局。

口述:張曉慶 整理:韓兵 翁曉童

2018年11月,我接手了范某等48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歷經三個月,219本卷宗,48名犯罪嫌疑人,31名辯護人,前後涉及19個罪名。在拿到公安機關移送過來的卷宗時,大部分犯罪嫌疑人拒不承認涉黑罪名,我知道這將是一場硬仗。

20年前,王某夥同他人有分有合實施多起搶劫、強姦、殺人、盜竊案,三名同案犯當年已被執行死刑,王某獨自逃往外地,這一逃就是20年。2016年5月初,王某因突發腦出血被綏化市救助站送回原居住地,當地派出所發現他是多年前兇案的犯罪嫌疑人之一,遂將其移交當地公安機關。

我院檢察長賈一峰經常說,法律不是破壞,是救贖。這也是司法者最高的境界。「不傷法意,不絕人情」,也是我辦案時把持的尺度。

面對幾乎堆滿了整個房間的案卷,我一頭扎進了「案卷海洋」,同時還要備戰第七屆黑龍江省優秀公訴人大賽。連續4個多月,我幾乎天天披星戴月,沒有休息日,連元旦也是在外地辦案中度過,每日通過微信視頻與5歲的女兒聯繫。在歷時百余天的辦案工作中,整個辦案組周末從未休息過,甚至元旦也沒顧上往家裡打一個電話。作為5人辦案組的組長,我更覺得肩上的擔子異常沉重,晚上臨睡前,就在腦海里一遍遍地回顧案件材料……

(講述人系黑龍江省綏化市檢察院第七檢察部負責人)

為真實與正義而訴,是我的檢察初心,也是我多年來一直堅守的司法信念。每公訴完一起案件,我都在心裏問自己很多次:被告人認罪了嗎?被害人得到了心理慰藉嗎?他們對我作出的起訴或者不起訴決定滿意嗎?草草結案,一訴了之,是工作中我無法容忍的結果。

2011年,研究生畢業后,我有幸走進了黑龍江省綏化市檢察院的大門,成為一名檢察官。2013年初,我被調到公訴處工作,開始接手大量一審案件。

因為王某在逃多年,需要和外地子女親屬鑒定以核實他的身份。就在這時,他向我提出想見一下女兒的要求。我了解到王某隻有一個女兒,而且20多年一直沒有見過面。於是,我建議看守所儘快為王某父女安排親情會見。會見當天,王某看到匆匆從遼寧趕來的女兒,羞愧地低下了頭,說:「爸爸對不住你,走錯了路……」從那之後,整個訴訟流程,王某一直都很配合。2017年9月,王某一審被法院判處無期徒刑,沒有上訴。

得知這一情況后,被害人的父親揚言如果檢察機關不查明真相,就召集親友進京上訪。談話中,我感受到被害人父親急於找回公平感的心情,以及對我這樣年輕檢察官的一些不信任。

對這個案件給被害人一家帶來的心理創傷,我深表同情。在認真聽取被害人家屬對案件的意見后,我一方面向他們講明其中的利害關係,有理有節地拒絕不合理要求,向他們承諾檢察機關一定會公正辦理;另一方面夯實案件基礎、完善證據材料,從「坐堂辦案」轉變為「親歷辦案」,多次到案發地詢問證人、查閱訊問同步錄音錄像、勘查犯罪現場。經過紮實的審查證據和訊問,一直辯稱事發時自己的行為是正當防衛的被告人最後認罪悔罪,積極向被害人家屬進行賠償並真誠道歉,最終被告人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

我院公訴部門承辦的大多是故意殺人、搶劫等重特大刑事案件,不少案件造成被害人死亡。有些被害人親屬內心的仇恨難以平復,「殺人償命」的觀念根深蒂固,纏訪纏訴現象較為嚴重。2018年,我在辦理張某故意殺人一案中,因案發距今已經過去17年,被告人的近親屬作為目擊證人集體推翻當年的證言。

今年3月19日,我帶領公訴團隊在法庭上指控犯罪。因為庭前審查仔細、準備充分,面對陣容強大的辯護人隊伍和幾乎全部翻供的被告人,我們始終冷靜應對,對所有的無罪辯護作了有理有據有力有節的辯駁。經過連續4天庭審,最終在場的31名被告人全部認罪。這一刻,我覺得無比輕鬆。

案件辦結后,被害人的父親又一次來到檢察院,給我送來了錦旗和感謝信。這一刻,我知道他完全信任了我,這一刻,我為自己的職業驕傲。

今日关键词:保罗晃晕戈贝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