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常常会从列车通风口、车门缝、车窗缝倒灌进车厢-翁源新闻
点击关闭

车厢车窗-寒风常常会从列车通风口、车门缝、车窗缝倒灌进车厢

新世界大结局

春節將至,不少乘客穿着棉襖、戴着圍巾,站在訥河火車站站台上,翹首期盼6245次列車。

【編輯:房家梁】

這幾天,沿線不少居民為了籌備春節、迎接從遠方回來的親人,出行頻率比平日高了很多。他們告訴記者,不論天氣有多冷,看到列車,就能感到陣陣暖意。

晚上7點40分左右,天已全黑,列車到達加格達奇站,這是進入大興安嶺茫茫森林前的最後一站,列車檢車員要在這裏更換機車,並對列車進行一次全面檢查。

春運期間,車外最低溫度達零下40攝氏度,寒風常常會從列車通風口、車門縫、車窗縫倒灌進車廂。

已在鐵路上工作了幾十年的檢車員田強帶好工具,打開手電筒,與同事一起完成各項檢修任務。為了保障機車和車廂聯結無誤,他必須在嚴寒天氣下,摘掉手套,把手放在管道上,去感受有沒有氣流外泄。

山裡林區小站距離很近,沿線居民常年坐車,平常應急捎葯、帶話,他們也與乘務員結下了深厚的情誼。

冬季大雪封山,這趟車是沿途百姓出行的唯一方式,被稱為「鐵路公交」,經停的很多站點連站台都沒有,全靠列車員打開車門,跳到鐵軌邊,踩着沒過腳踝的積雪將乘客扶上車。

中國鐵路哈爾濱局集團有限公司齊齊哈爾客運段丹東車隊黨總支書記徐韜介紹,該次列車有近34個區間的票價僅為1元錢。「從1995年至今,全程硬座車票一直是49元錢,是名副其實的森林鐵路公交車。」

「雖然慢,但它能停在我們沿線居民的家門口,為我們出行提供很大的便利。」 家住漠河的乘客謝國軍說。

哈爾濱1月21日電(記者張鐸 楊思琪 孫曉宇)「三九天」的大興安嶺,氣溫達到零下40攝氏度,雪像巨大的羊毛毯子一樣,覆蓋在廣漠的荒原上,閃着寒冷的銀光。

列車長顏世剛介紹,這趟車是目前國內為數不多的「焚火列車」。每天發車時,三位鍋爐工要把煤從行李車的煤堆運到各個車廂的煤箱里焚燒,保證車廂里溫度不低於16攝氏度。

為了保暖,乘務人員採取三重防寒措施,他們先用厚薄適中的塑料布將列車通風口「糊」上,再用玻璃膠將車窗縫隙填滿,最後在車窗上粘貼塑料布,防止漏風。

這趟列車從黑龍江齊齊哈爾開往大興安嶺深處,最終抵達我國鐵路網北方最末端乘降所——漠河市的古蓮站。單程行駛923千米,運行22小時50分鐘,經停63個車站、15個乘降所。

毛家鋪、一號洞、二號洞、古林……6245次列車每天都會準時停靠在這些沒有站房、沒有站台、甚至沒有站牌的小站,有時能接送幾位乘客,有時沒有一個人上下。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