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在此过程中让我们自己成为中国新经济内容及服务的领导品牌-东兴新闻
点击关闭

经济-并在此过程中让我们自己成为中国新经济内容及服务的领导品牌

敦促释放孟晚舟

36氪傳媒的營業收入來自三部分:線上廣告服務,企業增值服務,以及綜合性營銷、諮詢及訂閱服務。公司2018年營收為2.991億元,與2017年的1.205億元相比增長了148.2%。2019年上半年,公司營收為2.019億元,相比2018年同期增長了178.7%,其中,線上廣告服務佔比約30%,企業增值服務佔比約50%,訂閱服務收入佔比約20%。

事實上,企業增值服務也是在2019年上半年才達到了36氪營收的50%。此前,36氪營收的最大貢獻者依然是線上廣告收入,在2018年2.991億元的總營收當中佔據了58.10%的比重。

原創內容佔比50%背靠大樹好乘涼36氪此次募集資金主要用於增強內容產品,擴大業務服務範圍、客戶群和服務深度,提高數據分析和技術能力,補充營運資本等。

「新經濟本身還有巨大的發展和效率提升空間,而所有的傳統行業都將被新經濟重新塑造。我們把新經濟視為一種社群或生態,而我們的戰略就是不斷擴大社群規模、促進社群的活躍,依靠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合作夥伴,為他們提供更富價值的連接和直接服務,並在此過程中讓我們自己成為中國新經濟內容及服務的領導品牌。」馮大剛如此表示。

36氪公關部人士11月10日對記者表示:「與中國互聯網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簽訂的是一個投資意向書,類似於一份TS(風險投資協議),具體信息因為公司還處於靜默期,故無法披露。」

36氪在對投資者的風險警示當中已經提出了這些風險,那就是缺少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可能使公司受到行政制裁,這將對公司的經營成果和財務狀況造成重大不利影響。36氪一位資深員工對記者表示:「出去採訪可以自稱記者,稿件中則不能這麼寫。」

因為美國SEC要求補充材料,原本計劃于北京時間11月7日晚登陸納斯達克的36氪不得不把時間順延到了11月8日。

有媒體報道,2019年9月份,36氪發行了3999萬股D股優先股,獲得了四家公司規模2400萬美元的融資。36氪還與中國互聯網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簽訂了可購買價值500萬美元股份的非約束條款。不過記者11月10日從中國互聯網投資基金官網的已投項目中並未看到36氪的身影。

馮大剛在給員工的公開信中表示:「到2018年我們已經累計幫助過2萬家企業傳播信息、分析模式等……過去9年中,我們把『對接』這件事至少做了幾十萬次,我們是新經濟行業最出色的紅娘、顧問和忠實夥伴。」

上市當天,36氪負責內容業務的人士曾對記者表示:「36氪的原創內容比例已經達到了50%。」這個數據與馮大剛在不久前的投資者午餐會上透露的數據一致。

成為服務中國新經濟參与者的開放平台創辦於2010年的36氪,已經從一家單純的創投媒體轉變成一家科創綜合服務集團,並擁有了三大業務板塊,即36氪傳媒、氪空間以及為一級市場提供金融數據的「鯨准」。此次上市主體為36氪傳媒,這項業務於2016年分拆后獨立運營,由出身於傳統媒體且有投資背景的馮大剛擔任CEO。

為什麼要強調是一家為中國新經濟參与者服務的開放平台?「一來可能是為了給投資人講一則動聽的故事,另外就是為了規避一些顯而易見的風險。」一位投資機構的人士對記者表示。

本次IPO,36氪發行了138萬股ADS,籌資2001萬美元,相比此前計劃發行360萬股ADS,融資規模縮水了61.7%。但開盤即破發,首日報收13.06美元/股,跌幅9.93%的股價表現讓36氪CEO馮大剛很意外,他對媒體直言:「沒有預期到會破發。」

2018年,公司的凈利潤為4051.8萬元,與2017年的792.3萬元相比增長411.4%。截至2019年上半年,36氪虧損4549.8萬元,2018年上半年的虧損額則為831.3萬元。2019年上半年出現虧損,主要由於期權補償、股權激勵等非經營損溢導致。

「TS在法律上是沒有約束力的,依靠原創內容,36氪才能獲取流量,實現流量變現,從而保持在行業內的影響力,一旦失去,或將是釜底抽薪」。上述投資機構人士表示。

正是由於企業增值服務收入佔據半壁江山,36氪上市前後一直宣傳的也是致力於為中國新經濟參与者服務的傑出品牌和開放平台,而不是媒體平台。

今日关键词:广厦男篮被罚100万